学校主页 | English | 旧版新闻网
新闻热线:0743-8564834投稿邮箱:jsunews@163.com
您现在的位置:吉首大学新闻网 -> 霸王鲨老虎机技巧 -> 凤飞文苑 -> 内容阅读

一 罐 剁 辣 椒

作者:文/胡情  来源:校报  时间:2017-11-30  点击:

  最爱家乡的剁辣椒,准确来说,是最爱我奶奶亲手腌制的剁辣椒。辣椒还是吃我大衡东的最好,其他地方的辣椒也有辣的,但是大多是那种阴险的辣,长得温和,吃下去也还好,但后劲很大,辣的猝不及防。大衡东的黄贡椒是那种吃一次就会彻底爱上无法自拔的辣,外表黄灿灿的颜色让你想到七月的阳光,长得火辣辣但是美得浑然天成,鲜明如橘的颜色已经告诉你,我很辣。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,再加上唾液的分泌,迫不及待将它塞进嘴里,分分钟绽放你的味蕾,让你爱不释口。

 

  写到这里,嘴里的唾液已经迫不及待地要溢出来了,只能将思绪拉到很多年前的夏天。

 

  “奶奶,你明天再给我带一罐剁辣椒吧,我们班同学可爱吃你做的剁辣椒了。”

 

  “是嘛?那我再给你准备个大一点的空罐子,给你装过去,你可别忽悠我啊!”

 

  “哪敢忽悠您哪,我每次带一罐剁辣椒过去,他们就像狗看到屎一样扑过来了,那嘴馋的哟!……”我赶紧捂住嘴。

 

  “这孩子,咋说话的,都上了几年学了,连个比方都不会打!哈哈哈,傻丫头……”正在搓着盆里衣服的奶奶笑得嘴都合不拢了。

 

  晚饭过后。奶奶把白天去地里摘的黄澄澄的辣椒倒在地上,像一座明灿灿的小金山,我帮奶奶搬来个小板凳,又在地上铺一层报纸,就坐在纸上开始择辣椒梗,奶奶刚坐下就开始轰我走,“功课做完了吗,看书去,别辣到眼睛了。”我撇了撇嘴,“功课回来的时候就做完了,书也背的差不多了,我这不是想帮你做点事儿嘛!”小嘴翘的可憋屈了。“你呀,多读点书将来考个好大学就是帮我最大的忙了,快去看书!”我恋恋不舍地离开我的“宝座”,翻开语文课本开始念: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”小小的房间,微弱昏黄的灯光,远处传来一两声青蛙的叫声,奶奶择辣椒梗的声响,是我那个夏天关于夜晚所有的记忆。

 

  第二天清晨起来,桌子上已经放好了一罐明黄黄的剁辣椒,幸福感洋溢着整个屋子,剁辣椒的制作工序看着简单,择辣椒,洗辣椒,切辣椒,装罐,腌制,奶奶眼里的红血丝和手上被辣椒汁液辣得发红的手却告诉我,她一夜没睡。很心疼,却说不出口,奶奶只是揉了揉眼睛又去厨房给我准备早饭。吃完早餐,奶奶拿来一个塑料袋,把那罐剁辣椒塞进去,让我小心点提。

 

  “哇,你又带了你家的宝贝来啦!”回到学校,各种各样的勺子向我的剁辣椒伸出了魔爪,不到一分钟,罐子已经空空如也。“我说你们给我留点,我自己还没吃呢!”“哎呀,你回家又不是吃不到。”行行行,我原谅你们,这群饿死鬼。

 

  后来,我考上了县城里的高中,一个月回家一次变成了两个月回一次,刚开始我还是很勤快地三天两头往电话亭跑,给奶奶打电话,后来实在懒得去电话亭,嫌浪费时间,电话越来越少,吃到奶奶亲手做的剁辣椒更是成为了一种奢侈。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午后,我坐在花坛边上跟闺蜜聊天晒太阳,突然说到“剁辣椒”这个话题,我说我奶奶做的剁辣椒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剁辣椒,没有之一,闺蜜说我吹牛,除非她亲口吃到,为了让闺蜜见见世面,我跑到电话亭给许久没联系的奶奶打了个电话,奶奶接到电话,听到我的声音,发音都颤抖了,又问了好几遍,才确定是我,我岔开了她一直嘘寒问暖的话题,“奶奶,家里还有辣椒吗?我想吃你做的剁辣椒了。”“想吃剁辣椒啊?好嘞,家里今年种的辣椒让洪水给淹了,没了,等明天赶集我去镇上给你称几斤做了送过去啊,你最近学习怎么样啊,学校食堂吃的习惯吗,什么时候放假啊……”“挺好的,挺好的,我都在学校呆了一年多了,不习惯也得习惯啊,我还有课,先挂了啊,有事再给你打电话。”“啪嗒”一声我就挂了电话,奶奶怎么越来越唠叨了。

 

  过了几天,我和闺蜜的话题已经转移到了别的地方,让奶奶做剁辣椒的事早就跑到九霄云外去了。直到那天中午,太阳很大,到我和闺蜜正要下楼往食堂走,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嗓音在叫喊着我的名字,走到楼下才发现是奶奶,提着一罐剁辣椒,正仰头望着教学楼,大声呼喊着我,正是人流高峰期,我的脸刷地就红了,感觉好丢人,闺蜜拉着我的手,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与不满,试探性地问我,“这是你……” 我打断她的话,径直把奶奶拉到一旁,“你在这叫这么大声干嘛,丢不丢人啊,学校不让大声喧哗的,你这样让我多难堪。” 奶奶一脸歉意地望着我,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才把剁辣椒递给我。“我是来给你送剁辣椒的,你前几天不是打电话说你想吃嘛,我做好了就从家里坐车过来了,我不知道你在哪个班,找不到你的教室,才站在这里叫你的,刚刚门卫不让我进来,我跟他好说歹说,我是要给我孙女送……”

 

  “行了行了我知道了,辣椒我提走了,你回去吧,我要去吃饭了,同学还在等着我呢!”我一手提着剁辣椒,一手拉着闺蜜,头也不回地往食堂走,太丢人了,被那么多人看着,多尴尬啊。我打好饭,坐在餐桌上,闺蜜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那罐剁辣椒,一阵醉人的辣椒香气扑面而来,我看到旁边桌上的同学投来的艳羡的目光,“你也尝尝吧,毕竟是你奶奶做的呢。”闺蜜往我碗里夹了一筷子辣椒,塞进嘴里的那一刹那,关于剁辣椒的记忆向我汹涌而来,我仿佛看到了四十公里外那栋小小的房屋,看到了小小的房间微弱昏黄的灯光下,奶奶弯着腰择辣椒梗的身影,看到了坐在凳子上念书的自己,看到了奶奶布满血丝的眼睛和花白的头发,看到她那张满是皱纹的脸,看到了她被辣椒汁液染了色的双手。我不记得那天我是如何含着泪吃完那顿饭的。在那之后很久,奶奶再也没来学校看过我。

 

  回想起来,那天的我只顾着自己所谓的面子,却忘记了那天火辣辣的太阳,忘记了三十九度的高温,忘记了奶奶一直有晕车的毛病,坐那么远的车为了不吐出来,早上一定没吃东西,忘记了她跟门卫叔叔争得面红耳赤只是为了给我送一罐剁辣椒。

 

  现在的我已经是一名大三的学生,离家越来越远,对家的思念也越来越深,有时候竟会很想念奶奶的唠叨,会隔三差五打个电话回去,听奶奶的叮咛,也渐渐懂得了那一罐剁辣椒的意义,那不仅是一罐剁辣椒,更是一位老人对自己的孙女满满的爱。

 

  尽管一年只回两三次家,尽管学中医的我时刻受着各种养生思想的熏陶,要少吃腌制的食物,少吃辛辣,我也一定不会忘记在返校时带一罐奶奶做的剁辣椒,身为大湖南的妹子让我不吃辣椒是不太可能的,最重要的是不想辜负奶奶的期盼。

 

  “什么时候放暑假啊,囡囡,今年咱家辣椒大丰收,长得可好了哇,我给你留点腌着做剁辣椒等你回来吃啊!”

 

  “好啊好啊,奶奶我在学校可想你的剁辣椒了,当然了,我更想你啊……”我笑嘻嘻地说完那句肉麻的话,却笑出了一脸的泪水。

 

  (责任编辑:苏卫平 投稿邮箱:jsunews@163.com)

精彩视频更多>>
热点推荐
Copyright @ 2008-2014 news.jsu.edu.cn Inc. All right reserved.
新闻热线:0743-8564834 投稿邮箱:jsunews@163.com 主办单位:吉首大学党委宣传部
吉首大学新闻网 版权所有- 霸王鲨老虎机技巧 通讯员注册 通讯员登陆